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紫菜汤的家常做法 > 正文

【三叹】第十八节:交换条件_短篇小说

时间:2019-05-17来源:简菜谱大全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第二天还没亮,晨起的公鸡就开始打鸣,古代人的鸡还真是喂了不少,一个接着一个叫唤。叫了好久天开始蒙蒙亮,接着就是鸟儿,叽叽喳喳的穷叫唤,像极了几个鸟八婆在骂架,不觉得有趣自然会觉得吵得遭心。

街市上也开始有叫卖的小摊贩忙活起来了,从昨天晚上都没吃饭,叶小鸽肚子早闹腾了半天,这一阵接一阵的呱呱叫唤了好久。

叶小鸽整理了一下衣服,把上次东篱信阳给自己的梳子掏出来,在头顶挽了一个小丸子,后面的头发就让它披着,这样不会被风吹乱,也不会被那些夫人当怪物。沿着街道叶小鸽绕了一圈又一圈,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才能讨到吃的,还不能让别人说自己是“叫花子”,看来还是要动动脑子才行,得想出个万全之策的法子,什么法子什么法子,脑子里一直在念叨。

这事要是搁在现代一定不是问题,可是现在这境况不同,兵荒马乱还是食物匮乏的时代,能不滋生出一群以拐卖妇孺恶人来吗?自己这窘迫的境况不正让坏人看出端倪来了吗?

叶小鸽忍受着饥饿坐在路边的树下的石凳上,看着对面好多女人在那搔首弄姿的的揽客,这大概就是古代人的妓院。看着她们也不怎么好看呀,衣服发饰俗套,脸上无光的面容也不怎么漂亮呀?要是我给她们做衣服一定会很漂亮。

“小娘子,看你盯了好半会了,还时不时欢喜的偷乐,莫不是正有意去哪里,要不我好心给你介绍?”小摊贩摆的桌子边上坐着一个恶心的人看着叶小鸽盯着妓院看,以为她想去对面和那群无知的女人一起从事皮肉生意吧。

“滚,让你妈,让你姐妹去。”叶小鸽一脸不客气的骂回去。

“你这小娘子,脾气还不小,看你都打望了好半天了,不想去,看着干什么呀?”那男的贼呵呵的痞笑道。

“一大清早的吃个饭怎么就没把你噎死,内心肮脏的的痞子。我就看了怎么了。”叶小鸽很不客气的走过去,一只脚踏在那男的坐的板凳上,手里顺手拿着桌子上的那碗辣椒油,狠毒的看着他看,在那种咫尺之间距离危险,那猥琐男也意识开罪不起,脖子条件反射的往后一缩,声音颤抖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怕什么?怕我把你吃了。我记得刚刚是那个王八犊子得意忘形,说了一些污秽老娘的混账话。”叶小鸽戏弄的口吻辱没那男的,看他这举动原来也只是一个怂货,“老板,来碗面,记他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强账上。你没意见吧?”叶小鸽靠近那男的,用一种很有杀伤力的眼神直视那个被自己吓蠢的贱男。

“没,没意见。”那男的看着叶小鸽手里端着的那碗辣椒,他大概以为叶小鸽要把他怎么样吧。

“借我点钱呗?”叶小鸽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就冒出这么句话,话已经说出来了,不能退,她又用逼问的眼神看着他,“我会还你,快点呀?”

“你是哪家的小姐,你这是。”那男的看着叶小鸽衣服华丽,嚣张跋扈的性格特征,有点怀疑她的身份或许特殊,肯定有非富即贵的家族背景,想顺嘴多问怎么落得如此不堪。

“我爹要娶小妾,我不答应就跑出来吓唬他,我就来到这里来了,我忘记带钱了。”叶小鸽见针插缝胡编了一个打消他的疑虑,知道他不一定真的会信,过程不重要,目的达到了就可以了。

“难怪?”那个傻乎乎的男人居然真的掏出一袋钱,叶小鸽一把接过,虽然有点无耻行为,但是江湖救急也就无耻一下下吧,看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心想要是有机会一定还他,没机会对于这种人也不会太愧疚。

“难怪什么?谢了,兄台。我会还你的,你叫什么,住哪里呀?”叶小鸽拿过他的钱,还好气的道了一句谢。

“不用还了。”那男的尴尬的说。

“那怎么行,我有钱了就还你,加倍还,呵呵呵。”叶小鸽乐呵呵的尬笑道,忙解释自己是一个信守诺的人。

“不知道小姐府上在何处?”那男的好奇的多问了几句。

“你是想知道我住哪里,到我爹那里告我的秘,把我抓回去?兄台,你也太不地道了吧,我都说了会还给你了,还想要更多吗?太贪了不好。”叶小鸽一股脑儿的转移话题。

“不是,当我没说。”这个男的说。

“知道哪里有裁缝店?铺,铺,呵呵。”叶小鸽好害怕露馅儿了。

“旁边那里就是。”小摊贩的老板告诉叶小鸽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就是。

“谢谢你老板,祝你生意兴隆呀。”叶小鸽一边哧啦啦的吃面,一边看着对面那家不很起眼的裁缝。

“你们这里衣服卖多少钱?这一袋钱币可以买多少布料。”叶小鸽问道,那个猥琐男似乎也不那么怕叶小鸽,还和她同桌搭讪攀谈起来,好奇叶小鸽打听服饰之类的问题做什么,毕竟女人对他而言就是呆在闺中的,出来从商的还是头一回见,即好奇为什么有没有其他什么原因,像个八婆越聊越起劲了。

“王妃,该回去了。”突然一个人站在叶小鸽背后冒了那么一治疗原发性癫痫病北京哪家医院能够很好的治疗?句,叶小鸽惊吓的往后缩了一下头。

“你什么时候站在我背后的?”叶小鸽被惊吓得呛道了,吃力的问这第一个找到自己的人,一个瘦高个的侍卫。

“小的,才找到王妃。”瘦高个回复叶小鸽的问题。

“我不都已经说清楚了吗?还有这个必要回去吗?你是来抓我的吗?”叶小鸽警惕的和那个人保持安全的距离。

“原来是王妃?小的刚才得罪了。”那男的很识趣起身退后一步,然后恭敬的叩拜在地。

“我?”叶小鸽看着那个所谓来接自己的人,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找到自己必定不会轻易让自己走的,借钱给自己这男的突然行跪拜礼也吓叶小鸽一跳,“我没答应,我不是王妃,我?我是说不清楚了是吧?东篱信阳想干什么?不过就是救了我而已,至于这样胁迫我吗?”叶小鸽和那个人杠上了,叶小鸽不回去,接自己的人就站在那里堵截叶小鸽去路。

“来得正好,什么意思?不都说清楚了吗?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呀?要绑架吗?这是犯法的,你还是一个王爷,有意思吗,群众都看着呢?”叶小鸽看着东篱信阳从马车下来向自己这边走近。

“说完了就回府?”东篱信阳又来那一套,拽着叶小鸽就往马车那边拉,叶小鸽又准备打他手,他竟然回过身从叶小鸽的后背把她的两只手抓着往前走。

“混蛋,放开我。”叶小鸽大声闹腾,在马车边上叶小鸽死活不上去。

“我们谈个条件怎么样?”东篱信阳冷不伶仃的说了这么一句。

“嗬,条件?还谈上条件了,什么条件也不能成你的王妃?我这笔帐还是算的很清楚的,你想诓我,你休想。”叶小鸽很狡猾的揭穿他的骗局。

“你会很愿意答应的,我现在是在跟你很客气的说,要是你不配合,我就把你卖到那里去?”东篱信阳示意叶小鸽看着妓院。

“ 东篱信阳,你比刚才那个贱人还贱。”叶小鸽瞪眼示威。

“你不是看了很久了吗,很喜欢那里的意思嘛,我大可以成全你。”东篱信阳小人得志的语气和叶小鸽讨价还价道。

“东篱信阳,你简直不是人?算你狠,什么条件?”叶小鸽妥协的说。

“马车上说。”东篱信阳把叶小鸽一把抱上马车,策马扬鞭奔向王府。

“说吧?”叶小鸽心里很气愤,却一直强忍着不用吼的方式进行对话。

“你好像很不情愿呀?莫不是很有意愿真的想去哪里?”东篱信阳像是抓住了叶小鸽的小辫子似的,故意几番打击自己。邯郸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

“你想激怒我呀?东篱信阳,我就搞不懂了,我一个性格乖张,不成体统的人,怎么就入你的眼了呢?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怎么就不偏不倚的砸到我了。你能告诉我你的阴谋是什么吗?”叶小鸽很是不解地质问东篱信阳。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直来直往,一根肠子让本王可以见到底。”东篱信阳爽快的说。

“嗬嗬,可别拉倒了,你这是在夸我聪明,还是在嘲笑我头脑简单呢?说吧,什么条件。”叶小鸽也懒得在废话连篇了。

“做本王的假王妃,本王给你提供吃喝?”东篱信阳说了一个即滑稽又可笑至极的诱饵。

“假王妃?吃喝?哎哟哟哟,我知道了,果真和我预想的一样,我是一颗很好用的棋子?莫不是皇帝给你安排了一个绝世美貌的女人委身下嫁给你,你怕是蛇蝎美人,无福消受。就来拿我穷开心,嗬嗬。东篱信阳,这是你的小辫子吧?”叶小鸽在他的话里捡了两个词语重复道,最后再给他补了一刀。

“你很聪明,但又不很聪明。”东篱信阳。

“哈哈,你是想说我很聪明,但是还不够老奸巨猾。”叶小鸽戏谑道。

“卖点小聪明觉得很得意忘形,小心死在这小聪明上。”东篱信阳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搞清楚,你是在求我也。”叶小鸽警告的语气和东篱信阳谈判。

“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去那个地方。”东篱信阳拿古代女子的弱点,来对付叶小鸽这么一个来自现代思想已经够污的女人,真是不知道怎么表扬他的智商和情商了。

“不用,你把马车停下来,我自己去。”叶小鸽这话一出想着东篱信阳也觉得她胆大不成体统,一个堂堂的公主也没人会教她污言秽语张口就来。

“你还是女人吗?”东篱信阳不屑的眼神看着叶小鸽说。

“我当然是女人,只不过我不是一般的女人。”叶小鸽得意忘形的说。

“本王就搞不懂了,就算当个王妃怎么了,你都想着去那个地方了,还觉得王妃委屈了你不是?”东篱信阳不知道怎么又翻刚才的旧账了,这是想给自己扣个罪名成立,以后时不时的拿出来威胁自己吗?

“东篱信阳要我说你什么好,我和你比起来你更污。我刚才看着她们那些人衣服难看,还没我做的好看。”叶小鸽解释道。

“狡辩?”东篱信阳。

“我?嗬,东篱信阳,你小心哪天我犯小聪明的时候说秃噜了嘴,把你的秘密给卖了。”叶小鸽知道要不给他一刀,以后还没完了。

广元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专业

“那就算我们两个交换把柄的秘密成了吧?”东篱信阳不屑一顾的说。

“我就孤家寡人一个,你威胁不了我什么?”叶小鸽乐呵呵地示威道。

“名节也不在乎吗?”东篱信阳故意试探。

“我不在乎。”叶小鸽心里在想,你以为我是你们古代人为了表面上的名誉要死要活的,只要不是质上的玷污,名义上我才不在乎,我是什么人,现代来的文明人好吧,玩死你个东篱信阳。

“你狠,你说怎么才可以答应本王吧?”东篱信阳止住怒气。

“对嘛,这才叫求人帮忙的态度嘛?”叶小鸽细想不能在作了,对自己没什么好处,别人给了台阶就下了,“答应我三个条件?”

“只要不太过分什么都好说。”东篱信阳一脸嫌弃的表情说。

“第一就是帮我找个人;第二,我什么时候要走都可以,不许说因为你的事没完,我人都不能走。至于第三嘛?我得想好了再说。”叶小鸽故意给自己留个心眼。

“还要保留一个?”东篱信阳哭笑不得。

“你就说答不答应吧?答应就成,不答应拉倒。”叶小鸽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还是希望他答应的,只是两个条件太少,若是遇到什么棘手问题不能错失这次提条件的机会,将来好有备无患嘛。

“我也有条件。”东篱信阳也提出条件。

“你还要提什么条件?好吧,提吧,提吧。”叶小鸽在心里嘀咕,不管你说什么,自己绝对不会签署什么不平等条约。

“本王没你这个女人这么麻烦,以后不管是在王府还是外面,若是有人探听任何王府的消息都要告诉本王,以免被人利用。”东篱信阳说完就没说了。

“没有了?就这个?”叶小鸽心理还在想这么简单?还以为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你以为本王是你?”东篱信阳。

“合作愉快。”叶小鸽尬笑道,伸手去拉东篱信阳的手击掌盟誓,调皮可爱的把戏却把冷冰冰的东篱信阳逗笑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分隔线----------------------------